作者|柯羅奇(Andy Crouch,《今日基督教》雜誌執行編輯)

譯者|鄭淳怡

 

有好一陣子,我自己對周遭許多文化持著懷疑的姿態。走過購物商場,我會記錄那些粗魯愚笨的商業行為。當曉得有人產生了某種程度的文化影響力,我會開始探查偶像崇拜、自我主義和虛浮的跡象。瀏覽報紙時,不只在訃聞版尋找訃聞,也在頭版找尋同樣的東西──文化衰退和敗落的記號。當然,每種情況下我都大有斬獲,因為我們的商場充滿了商業主義,我們的文化英雄常自我膨脹到令人驚奇,而我們的報紙在傳遞壞消息這方面,更是從沒有失敗過。

但當我愈採取懷疑和批判的姿態,我便愈感覺到錯失了什麼。我很難解釋自己的消費行為──我對蘋果筆電的喜愛,是否代表我已屈服在消費文化的魅惑下?另外常令我困擾的,是我會遇到極具創造力的人;他們看來是如此真誠並忠實地享受自我,而不只單純的偶像崇拜者。而傳遞文化崩解消息的報紙,也同樣帶來希望:一個在戰地努力創造出美麗事物的藝術家、上萬名志工利用春假時到被颶風蹂躪的海岸服務,以及一家給予員工良好待遇的大賣場,為員工付健保費,同時,卻也賣好酒。

我回想從前在世上最負盛名的大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