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麥可.葛森(Michael Gerson)、彼得.吳納(Peter Wehner)

譯者|楊璿

 

很多人都說,正統基督徒已經打輸了文化之戰。撤退聲四起,基督徒要如何安身立命,而不是銷聲匿跡?

 

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作出判決,聲言美國憲法保障同性婚姻的權利。這是美國史上一個里程碑。輿論一面倒,將同志的權利牢牢定位於民權運動的精神傳統。一如投石入池,漣漪不斷,未來幾十年,這項判決勢必在公共領域造成各種影響。

許多福音派人士立刻感受到心理層面的影響。家庭研究理事會(the Family Research Council)的東尼.柏金斯(Tony Perkins)說,這起婚姻平權案將是「美國沒落的開始」。有些基督徒朋友告訴我們,他們的感受是不敢置信,而且覺得自己離美國的法律與文化秩序愈來愈遠。

覺得這項判決突如其來的人,其實一直都在狀況外。這次的裁決是文化潮流的結果,而且產生這些文化潮流的背景脈絡,是異性戀關係,不是同性戀。一九六○至七○年代,美國經歷了一場密集的文化革命,激進的個人主義獲勝,性倫理的領域尤其如此。從此,無論是人的態度行為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