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劉力維 (美國波士頓大學美術教育碩士)

 

柯羅奇(Andy Crouch)在《創造文化》一書中稱耶穌是文化大師,他希望福音派信徒別一味地以譴責、批判、模仿和消費的方式面對文化,反要創造文化。

此論點從何產生?從歷史脈絡來看,這顯然和北美福音派過往面對文化的模式息息相關。福音派以往面對文化——「現代世俗文化」——的姿態是「保持距離」;採取此一姿態的人士,長於洞察、批判對方的世界觀,並接著劃出「隔離線」,重兵防禦;而當世俗文化不留情地入侵他的某些(只有某些)「神聖禁地」時,他甚至不惜以「上帝之名」,與其一戰。

如果用尼布爾(Richard Niebuhr)著名的五種基督信仰回應文化的類型——「基督反抗文化」、「基督信仰屬於文化」、「基督凌駕於文化」、「基督與文化弔詭並存」和「基督是文化的轉化者」——來檢視福音派以什麼姿態回應世俗化浪潮;筆者認為,「基督反抗文化」顯然是其主要範式。如伍潘怡蓉老師在〈參與在都會處境的靈性轉化〉一文中所描述的,這個範式「主張基督徒應激進地與文化對立……脫離腐敗的社會制度與虛榮世界的影響」,而它的缺陷則是容易「導致信仰生活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