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董家驊

 

近年北美有三部青年小說《飢餓遊戲》、《移動迷宮》、《分歧者》,算是當代反烏托邦小說的代表,最近分別躍上電影的大螢幕,票房頗佳。這些故事的背景皆設定在經歷大災難之後的世界,皆始於一個有明確規範的「穩定」社會,然而隨著故事的發展,漸漸顯示出這穩定的社會其實只是真實世界中的密閉空間,在這空間內的人被剝奪了對真實世界的認知。

這三部小說不約而同地含括了當代面對科技的兩大敘事:人類能使用科技創建更美好的社會(科技樂觀派),但同時科技將反過來變成奴役人類的工具(科技悲觀派)。 基督徒對科技應該是悲觀還是樂觀呢?或是還有另類的看法?科技在這三部小說中都成為掌權者的工具, 用來「創建」完美社會,也用來「洗腦」反抗者和受試者,以控制他們。三個故事最終也以反抗者突破科技落後的限制,成功掙脫統治者的束縛作為結束;然而對於未來該何去何從,是否該重拾科技來重建社會,則留給讀者很大的想像空間。

科技樂觀派與科技悲觀派

簡單來說,科技是某種知識的實際應用,運用技能、程序和知識以完成某個任務的能力。人類透過科技來解決實際的問題,擴展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。

科技樂觀派認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