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陳鳳翔(本刊編輯委員,信望愛資訊文化藝術基金會執行長)

 

我很享受這種靜謐的幸福。老公在電腦前寫程式,兒子迎戰下週的第二次段考伏案讀書,而我預備主日講章〈願主讓下一代比我們強〉,整理出埃及的以色列人第二代的強弱。

我的電腦也同時開著臉書視窗。近日facebook可以說是被「下一代的幸福」洗版。1117上午七點在立法院聚集來自台灣各地的人們,不出自於雞婆管閒事,阻止他人相愛,而是因為擔憂下一代的幸福。他們要阻止將會改變全台灣人民的婚姻定義、牽動校園教育發展、影響下一代價值信念的「同性婚姻暨收養子女草案」強行闖關。

贊成與反對的意見,喧囂沸騰在網路流竄。非基督徒朋友line來驚人影片,一個偌大的性器官在總統府眾人眼前被高舉,台上的人高唱著猥褻的性解放歌。這位非教徒的媽媽朋友,不解政府到底在幹嘛?我思緒洶湧澎湃、安靜地整理經文,對照以色列上下兩代,作個超級比一比。

出埃及的第一代以色列人,並非是自己有本事搞獨立運動,全靠上帝。前往迦南的途中,一遇問題就抱怨:「我們在埃及豈沒有對你說過,不要攪擾我們,容我們服事埃及人嗎?因為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曠野還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