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葉恆劭(校園福音團契傳道)

 

我悲觀未來會更加黑暗,但我信上帝掌權,我信上帝依然要透過教會在黑暗中發光。

主後三一三年,君士坦丁對基督教釋出善意,基督教歡欣鼓舞,被逼迫三百多年的教會總算得著喘息。因著君王皈依基督,國家重要的大臣也紛紛皈依基督,看似基督得勝,看似教會得勢;隨之而來的是,得勝的基督徒透過各樣的管道及方式,將整個國家施洗成為「基督教國家」,神的國就因此降臨了嗎?

基督教的道德觀舖天蓋地地呈現在整個羅馬世界的法律中。這股風潮沒有隨著羅馬分裂、瓦解而散去,就這樣一代一代的承傳著,基督徒就在這樣的溫室中一代又一代的過生活。好安逸?好幸福?人說溫室的花朵長得嬌豔、長得好,是沒錯!基督教信仰在歐陸已成為文化與習慣,但這就是天堂嗎?這就是神國降臨嗎?不!十四世紀民族意識的抬頭帶來一連串的鬥爭。說好的基督教文化呢?已成為習慣的信仰呢?在人的野心與貪婪中紛紛倒退走。

文藝復興後盛行理性思潮,批判上帝的聲浪四起,從神學上挑戰上帝的存在到倫理道德觀上挑戰基督信仰的權威,基督教界雖然仍有神學家、思想家、政治家等興起,捍衛著最後防線,但是自從基督教徒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