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黃亮維(恆春小鎮的醫生,醫學是他的專長,神學是他的興趣)

 

我從小就是個意見非常多的人。每每聽到屬靈長輩讀經有「亮光」、禱告得「啟示」,總非常欣羨。我不禁想:這可能嗎?因我從來就不是這般感性。大一參加了校園福音團契辦的大專靈修班後花一年讀完聖經,影響我至今。大靈班所教的方法,是在不同信息的經文旁邊做記號,例如講「應許」的經文就打個小勾,講「誡命」的經文就註記三角形等等。還記得我當時對三位一體感興趣,特別給談「聖父」的經文畫紅線,談「聖子」者畫藍線,談「聖靈」者畫綠線。這樣明確的SOP讓喜歡思辨、推敲的我如魚得水:不僅幫助我專注在經文,當我做著這些看似簡單的打勾畫線之時,我的心態居然也不知不覺中被調整,謙卑尋求真理。

我也意識到感性的靈修不必跟理性的研經完全切割。有時候靈修的經文跟自己的生活經驗無法連結(比如家譜、祭儀的規範),何必勉強自己一定要有感動?承認上帝在歷史中的作為遠超過我們的經驗所及,難道不是最謙卑的回應? C. S. Lewis說自己常常是讀神學書比讀靈修書更有感動,教我心有戚戚焉!我慢慢接納自己「大腦袋」的本相,這是我與自己的理性腦袋和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