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陳琬蓉(當過半年實習老師,目前在《校園》雜誌打雜)

 

范倫堤娜與老法官

去年台北金馬影展播映奇士勞斯基的《十誡》修復版,以紀念他逝世二十週年,擔任高中團契輔導的我,在某次聚會時也趁勢放了他的另一部作品─《紅》。觀影的過程中一直在想,為什麼這個故事可以滲透出「博愛」?當然,所有的影評都會說,女主角范倫堤娜就是純真與博愛的化身,而這點也是電影人物形象塑造成功之處。

博愛,這麼一個看似高不可攀的概念,不是德蕾莎,不是陳樹菊,誰敢自比為博愛?但奇氏的奇點,在於他選擇的故事人物,總是打破世人的既定陳則。一個模特兒,一個退休老法官,何以博愛?

愛是動詞。在整部電影中,范倫堤娜有非常多的行動,她照顧那隻被自己撞傷的狗,在發現老法官的不法竊聽之後,她也馬上前往被害者家中。對男友、對弟弟、對母親,她非常的愛他們,因此她許多的說與不說,焦急與等候,都是愛。

她總是主動涉入世界,幫助那個街旁投遞回收物的老婦人,狂奔向被暴風雨吹打的大門,關上這些門,像是想幫這個世界阻擋一些暴雨似的。這一切好像全憑著一股真與善的本能。

另一方面,在老法官身後那龐然的法律體制,是思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