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吳鯤生(本刊資深編輯)

 

某日參加圖書館辦的活動,午休時刻,我在館外樹蔭下享用自備美食。只不過幾分鐘光景,竟有環保單位派來一組清潔隊員。我發現地上的饅頭屑,已有一小隊螞蟻勤快起勁的搬運。

科學知識使我們的訝異成份降低,我們很可能這樣回應:「沒什麼,螞蟻的嗅覺力超強啊!」我們也可能說,這不過是牠們的求生本能。

但我被此情景小小震撼了一下,從此對這昆蟲族群產生了莫名的好感(本來也沒有惡感)——大自然如果少了這群雄兵,可能腐敗食物的味道會充斥街頭巷尾。

好奇的是,螞蟻屬於群居者,不知牠們的社群中,有無工會組織?有無異議人士?他們的個體意識,和群體組織張力緊繃呢?還是緊張狀態不怎麼嚴重?

※      ※      ※

曾有學者以刺蝟理論說明人類建立群居組織的歷程。學者說,人類本性不喜約束,但面對天災,或鄰近不友善族群,個別的人、個別的家庭需要互助機制保護,群體組織於是成形。可是組織為求有效運作,有可能日益趨向嚴密,結果出現類似刺蝟「為防寒相依偎,卻彼此刺傷」的現象。此時刺蝟的反應是:立即散開,免得傷情持續。學者說,人類也有類似反應,即解散群體重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