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張文亮(台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) 

那是一所有趣的學校,規定教室裡要有二個座位,一個座位鄰近教室的門口,第一名的學生坐那裡,他看到老師來了,要開門,要他學習服務。
另一個座位鄰近壁爐,最後一名的學生坐那裡。期待點燃他學習的意願,否則,他會留在最熱的地方。
司布真在學生時期,沒有坐過教室的門口,卻曾坐在火爐邊。

 

一八四三年,司布真自庫克夫人的學校畢業,到「司脫克維爾寄宿學校」(Stockwell House School)就讀。司脫克維爾位於倫敦市郊,有許多花園。當時倫敦的人口,超過一百五十萬人,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,都市公共衛生建設趕不上人口增加的速度,生活環境不佳,常有霍亂傳染病。但司布真的父親認為讀書環境的衛生,比學校知名度重要。這所學校的校長路易士(Henry Lewis)強調讀、寫、說、計算,是孩子在社會上生存的四個必備能力。

語文的教育

路易士教文學課,他用經典名著當課本,第一堂課就講「魯賓遜漂流記」。學校裡的藏書多,他要學生多讀好書。他在好書中介紹文法,要學生照著文法寫下讀著心得,每堂課他選出佳作,得佳作的學生上台分享。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