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、攝影|柯松韻

 

居高臨下地望著杜羅河,波爾圖舊城區的房子沿著蜿蜒的河岸排列,一片橘紅色的屋頂順著山坡,高高低低地往上爬升。六月的葡萄牙陽光正好,夏風徐徐,開闊的河上遊船往返,將河面切出一縷縷交錯的細紋。我放下背包,拿出隨身的小畫本,對著河景,開始煩惱該如何從一片空白中變出這股好心情。

我並不想花時間建構精緻寫實的風景寫生,只想快速地生出一幅小品,留待日後回憶,於是憑著直覺、印象和運氣,我拿起色鉛筆在紙上反覆摸索,確認心中所想的是否可行。正當紙上的色塊與心中的畫面漸漸開始疊合之際,突然有一位法國遊客走近,一股腦湊向我尚未完工的小冊子,然後毫不客氣地發出一聲嗤笑,轉身與一旁的女伴連袂離去。

在我的經驗中,在觀光景點畫畫是最容易招來好奇遊客的方式之一。有些好奇心很溫和,幾步之外默默看一陣子就滿足了;有些好奇心則不然,各式各樣的搭訕和問題、千奇百怪的讚美詞、不請自來的手機或相機鏡頭特寫,即使未必帶有惡意,卻比訕笑還難以忍受。我明白看人現場作畫滿新奇,但不知道從何開始,在路邊拿著畫筆,已變成一種默許他人關注的邀請。拜當代繁榮的旅遊業之賜,街頭藝人儼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