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羅軒眉

 

如果這是神蹟,那麼我遇過一個神蹟,一個很浪漫的神蹟。

大學時期的一天,我和男朋友坐著公車要到市區逛街,因為晚點要順便返鄉,就帶著大包小包的行李。上了公車,就把東西一古腦兒地往頭上的置物架擺,一到站就再拎著行李下車。等公車開走,我才驚覺:「啊!少拿了一袋!」男朋友常常兼任我的私家保母,於是馬上熟練地問道:「少哪一袋?」我:「一個裝聖經和……」。

聽到「聖經」兩個字,男朋友沒有片刻猶豫,彷彿觸電般拔腿狂奔,像演電影一樣,在大馬路上追著那輛好像在趕時間的公車,約莫追了兩個街區,公車終於因為紅燈停了下來。男朋友追上跑去敲了門比手畫腳表示東西在車上,想要上車拿東西。公車司機大概以為男朋友要搭車,怒沖沖的說:這裡沒有站牌,不能讓你上車!號誌燈轉綠,公車咻的就駛走了,留下傻了眼的男朋友在路邊喘氣。

跑不太動的我終於追上他,覺的心頭好暖,好感動。腦海裡還自動播放電影火戰車的主題曲。男朋友衝刺這一段路,彷彿敘說他看聖經無比重要、也視我十分重要。我問他:「怎麼會這麼拚啊?」,他正經的說:「因為那是妳最重要的東西。」,我笑著不發一語,有很多情緒和思緒在腦裡像風力發電的風車緩慢地轉動,漸漸地覺得心裡的燈一盞盞點亮了。

之後,我積極地打電話到公車的客服專線,說我忘了一個袋子在公車上,袋子裡有個盒子,盒子裡有本聖經。當初為了節省空間把聖經放在盒子裡,這下子,人家看到盒子,大概會以為是要回收的東西,就把它扔了吧。

粗心如我,把提袋或包包留在火車或公車上,也發生過兩、三次,但從來沒有找不回來;但這次,我心灰意冷,沒帶半點希望。但如果故事停在這裡,我也覺得很滿足。已經買了新的聖經,每次經過那一個粗心站牌,我都彷彿看見那個拔腿狂奔的男孩,這大概是我遇過最浪漫的事。

然而,差不多過了一年,一個平常的日子,我準備坐公車,參加一個不怎麼想去的聚餐。在大太陽下等了好久,公車終於來了,我手一揮,公車停在我面前。一上車,叮鈴叮鈴神奇的事就這樣發生了,我驚訝地張大嘴巴倒吸一口氣。看見我那本聖經就立在擋風玻璃的前面,那就是我的聖經,封底被我塗鴉過,長的一模一樣。這種不可置信的感覺好像在做夢。

我聲音顫抖地問司機說:「司機先生,那是我不見的聖經,我可以拿回去嗎?」司機說:「那個放在那裡很久了ㄋㄟ,怎麼現在才來拿?」我道了謝,就將聖經緊緊擁入懷裡。找到聖經的興奮之情我久久難以平復,高興的想叫又想跳。

我百思不得其解,明明丟聖經時坐的公車,和找到聖經的公車不是同一路線,也不是同個司機;況且,聖經是裝在袋子和盒子裡,怎麼會剩下它在這裡流浪這麼久呢?在我不知道的這段時間裡,神如何安排這一切?如何使我去了這個本來不想去的聚餐,如何使公車沒有開太快或開太慢讓我能坐上……,雖然,我永遠不會知道聖經回來的路有多坎坷,但這一切都有神的安排。

原來,更浪漫的是神,最為我們帶來一連串驚喜。若時間沒有拉長至一年多,我怎能了解神精心設計、美的如詩的劇本?原本以為故事已經結局,但神卻讓它只是個「」。看到神用永恆為我們寫每個可愛的劇情,覺得好浪漫、窩心。每一件事都是神蹟,值得我們感謝、陶醉,和傾心。拿起手邊的聖經,不禁想到,神策畫了多少巧合,才能讓我們都能看見手中的神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