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胡維華(中華福音神學院副教授,多倫多大學神學博士)

圖|Gerbrand van den Eeckhout,Jeroboam Sacrifices to the Golden Calf,1656

 

經文:列王紀上十三章

 

 

耶羅波安從埃及回到以色列,身分也從朝廷的頭號欽犯轉變為黃袍加身的君王。他緊緊地抓住這個再生的機會,先是下令修建示劍古城,紀念百姓對抗王的專制;接著興築毘努伊勒城,神賜名「以色列」的所在,代表對傳統的尊重。這些政策為他贏得不少的掌聲,不過,政權正統性的問題,始終在心頭縈繞,畢竟當一時的民怨褪去,敵對的南國有聖殿屹立在耶路撒冷,他要拿什麼來與之抗衡,甚至取代?左思右想之後,耶羅波安決定在但和伯特利,各造一個金牛犢。北國的百姓若不再需要因宗教的緣故往南國去,一切有關大衛之約的應許,就自然隨風而去,即使有殘存的民族記憶,但那會危及他統治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。

這一天,伯特利的牛犢安設完畢,耶羅波安王前來主持啟用典禮,場面冠蓋雲集、熱鬧非凡,正是王為自己的政治謀算洋洋得意的時刻!他上了祭壇預備要燒香,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