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黃旭榮(《校園》雜誌主編)

 

今年的聖誕節特別「平靜」,幾乎沒有聖誕佈道的邀約,好像大家都約好了不來找我,這跟往年很不一樣,我也樂得「平安」,得以有一些安靜默想的時間。

聖誕週日我也難得沒有主日講道,就跑去妻子的墓園主日崇拜,唱著帶去的校園詩歌第一集〈我心憂悶嗎?〉:

「我心憂悶嗎?不不不,我心憂悶嗎?不不不,
苦難來臨或苦難消無,我信靠耶穌總有平安,
我心憂悶嗎?我心憂悶嗎?不不不!」

特別的旋律跟現代詩歌很不一樣了,現在年輕人大概會覺得很有趣吧!唱完詩歌,讀到希伯來書九章24-28節:

「因為基督並不是進了人所造的聖所,乃是進了天堂,如今為我們顯在神面前;也不是多次將自己獻上,像那大祭司每年帶著牛羊的血進入聖所,如果這樣,他從創世以來,就必多次受苦了,但如今在這末世顯現一次,把自己獻為祭,好除掉罪。按著定命,人人都有一死,死後且有審判。像這樣,基督既然一次被獻,擔當了多人的罪,將來要向那等候他的人第二次顯現,並與罪無關,乃是為拯救他們。」

我想起巴恩斯在《上帝的混沌理論》第三章〈一個原本你不願意去的地方〉,
作者在神學院畢業典禮上,引述盧雲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