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|毛樂祈

 

華人受儒家影響,向來高舉讀書。俗語說:「三日不讀書、面目可憎。」一百年前,由於看到西方的船堅砲利、強大文明,民初革命家、後為北京大學校長的蔡元培先生喊出這樣的口號:「讀書不忘救國,救國不忘讀書,核心是讀書。」讀書被當作是救國的手段。

但隨著時代變遷,在富裕民主的二十一世紀,很少聽說有人為救國而讀書。有些人或許也曾經思考「讀書的意義」, 但是老師、父母、輔導很快壓下這個問題:「學生的本分就是讀書」,或說:「讀書可以榮耀上帝」。

身處「讀書正確」的文化中,基督信仰常常只能靠邊站,甚至,在重視讀書的華人教會內,也很容易「受洗」成為基督信仰的一部分。我們需要問,讀書到底跟基督信仰有什麼關係?讀書就是好事嗎?有什麼更大的參照點,可以幫助我們思考讀書這回事?

聖經中很少談到讀書上學,但以理是其中最顯著的一個。他曾在巴比倫的宮廷上學。

在巴比倫的身分危機

「猶大王約雅敬在位第三年,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到耶路撒冷,將城圍困。」(但一1)

這一年大約是西元前六○五年,尼布甲尼撒這位政治新星在但以理書強勢登場,是巴比倫帝國史上最強的君主。此時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