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、攝影|陳若漪

 

偶然

那對老夫妻各自拄著拐杖,在前面緩緩往小山坡上走去,老先生步伐稍快,一眼就能看出是勇往直衝的個性,但走上一小段就會回過頭叮囑在後面的太太:「媽媽,走慢些,慢慢來。」伸手幫她把外套拉好,確認妥當後又在後緩緩的跟著。老太太安靜的憑他照顧,專注的一步步走著。

我在許多場合看過老先生在台上慷慨激昂宣講信息的模樣,也在同樣多的場合見過那位老太太被人包圍著,一一細膩關心著他人近況的模樣。上一次看到他們,是在一個我們都極其親愛而不捨的追思感恩禮拜上,老先生潰然大哭之慟,像根針般扎在每個人心上。

但我沒有想到,我們會在如此奇特的地方相遇。而我想得出無數種,我們不會遇到的理由。

比如不是同一天。這個身處法國邊境的地點原本已經被我放棄,因為行前找遍資料都說距離巴黎路程遙遠,當天來回耗時又轉車不易,多半都是先到附近城鎮住上一晚再搭車或租車前往。但巴黎住宿早已安排妥當,外加還有第一站摩洛哥簽證下不來的危險,於是直拖到飛機起飛前48小時,我才匆匆決定好日期訂下車票。

而他們是原本計畫的俄羅斯行程碰上簽證始終下不來,臨時改道歐洲,從瑞士要往巴黎…

參與深度思考運動,註冊成為支持者

登入成為會員